chiochika的月球表面

C记晒鱼场撸否分部,个体户高级儿童抑智教育中心

当我们讨论起ssss gridman这个动画的女主角到底是谁时



“身心健康的地球男性青少年不就很容易陷入和突然从天而降并与之合体打怪的巨型外星生物私定终生的冲动吗,有什么毛病?”



定期发病1/1



渡劫成果展示,贝赛,一方性转,大佬x女子高中生,因为要去高级餐厅吃大餐,老头儿带小姑娘挑礼服




“我喜欢那件。”


赛罗刚试好手套,绒料子下的手指瞄准一件装饰最少的中裙不放,贝利亚说她的手套太老气,可她觉得这种会反光的布料很好玩。


“没事干的时候,就用手在上面刮银河图案解闷。”


“你不会没事干的。”


贝利亚从杂志后面抬起头,让人把挂礼服裙的衣架和册子推给赛罗,他们从赛罗第一次站在镜子前开始上演意见分裂和两极对抗,终于迎来了第一个相对安定期。


接着就试裙子,赛罗干脆不把定下的手套摘下去,以便接下来就这么一件一件拼到自己身上,像她小时候常玩的纸人换装游戏,那时候她自己做了很多,她不仅想让小刷子长在眼皮上,钻石长在眼睛里的纸娃娃们穿晚礼服,还想看她们穿铠甲和动画里看来的飞行员驾驶服,或者带很多肩甲和面罩的紧身衣,现在终于轮到她自己搭配游戏里默认的礼服裙。


因为带着样品手套限制赛罗去拿刚买的草莓汽水加鲜奶冰淇淋球,她只能每过一会儿就跑去贝利亚旁边的桌子,低下头咬住那上面塑料杯里的吸管,贝利亚会从沙发里伸出一只手帮她提起散下来等着做造型,几次差点要掉进杯子里,或把杯子刮倒在贝利亚外套上的两股头发。


不用手端着,赛罗吃不着冰激凌球,只能眼睁睁看那个米白色小球在莓红色的汤里咕嘟咕嘟冒泡泡,和她的裙子一样。


最后赛罗还是选中那条小女孩卧室里揪出来的礼服裙——配色很活泼,是一颗花苞的造型,没什么累赘,脖子的部位尤其简单,用来配她的桑坦石和碧玺项链。裙子方便活动,即使在大街上帮人追凶和找猫咪也不碍事,还要能背得下一个斜挎包,贝利亚认为她是这么打算的,因为她最近热衷于跟着网络上的教程用一种胶水做链条硬壳包,拿在贝利亚看来大概都是荧光色塑料人食玩的玩意来装饰。


贝利亚试着在杂志上笑容可掬的女模特脸后面模拟赛罗这身打扮出现在餐厅台阶上,没准还套着冲锋衣,因为穿高跟鞋上楼梯不方便,一手拽着贝利亚的胳膊当楼梯扶手——侍者接过她的塑料人胶水包,画面到这里就停住了,他放下杂志,告诉赛罗先选手包。


“我得一直用手拿着它吗?那太麻烦了,而且它们都只有这么大点,放不下switch,有没有斜挎——”


“没有。”


贝利亚抢在脸蛋憋得通红的店员前回答赛罗,店员趁机低下头,不失礼貌地猛笑。


“那我想要有大口袋的大衣。”


赛罗很失望,她的裙子只适合披肩,可是为了能在烛光晚餐时打塞尔达和万代儿童乐园系列而重新做一遍全身搭配,对她来说难度过高,她已经为此牺牲了一个冰淇淋球,她的重新振作专用CD时间又极短,现在只好把热情转移到其他地方去,比如在她喜欢的裙子上得到肯定。


她为此问了店员姐姐们,得到的答案只有完美加微笑,还有些她难懂的话,总之在这间一早被包下的试衣厅里,只差一个人的回应,就能刷到满分成就了。


“我的裙子好看吗?”


杂志被金丝绒手套提起来,露出女孩子让人难以理解的展示姿势,脚上还是红色滑板鞋。


贝利亚拉住杂志的下半部分,好像用那个挡住眼睛就能重启视野内画面,他从不节省笑容,虽然那么干的时候也从不是为了夸奖谁,但这次他的脸刚从冰箱里出过一趟差,赛罗的一切,包括审美,能让贝利亚满脑子都是糟糕的回忆在打转,比如睡觉时间被电话叫起来喂花生曲奇成了精似的仓鼠,比如香皂被换成女性专用人气款,再比如骨折进医院,从来没人能让他的思考变成这样一堆东西,从来没有。


“我不清楚你们现在的小兔崽子都是怎么想的,我那时候,女孩子们都还非要《绿屋的安妮》里那种多褶的袖子和下摆不可。”


贝利亚重新把杂志扯了回来,赛罗跑去问店员他说的那是什么样式,年轻人们互相看着摇摇头,接着又投身到高跟鞋的世界里去了。




梗:


草莓鲜奶冰淇淋:奥节的赛罗冰淇淋口味


花生曲奇成精仓鼠:皮古蒙


女性人气款香皂:令人和亚璃依的取材活动重点推荐产品,被亚璃依(商业微笑.jpg)表示好想用用看


万代儿童乐园系列:财团B的switch平台游戏,有奥特曼参与


两条项链:公式服和光辉的计时器,其余形态计时器样式基本保持不变,按样式分类算两条


老黑所说的礼服款式是已成时代眼泪的几十年前古典泡泡袖,代沟可能有时空裂缝那么深

激进自盖章真理



要是能把滨呃不是,朝仓陆从小养到大,谁他娘的还去当什么反派!!!


没有什么是变声期前的滨呃不是,朝仓陆一声爸爸解决不了的,两声都用不着!没有!!!



《簪子,绕花边器,手电筒,以及海报固定夹》或《当你妈说你又乱买塑料玩具》。
















当然,实在不行它们还有一个统一的姓名,叫泡面压。

爱打扮的男生运气都……都不会太差……吧



阿斯特拉的左大腿和雷欧的左大胳膊是我阈值天堂,裸体带镯子是什么好文明,裸体带镯子的二位整天哥哥来弟弟去的又是什么好文明融合升华究极进化。


把镯子当储物柜这个真的好魔法,好美丽,好辣的,怎么说呢,说起来有点下流,每次看到他们的装备回到各种镯子里的一瞬间我竟然【。


尤其谢谢你,诺亚,做工细,手艺好,点翠烧蓝真绝妙,一看就是大佬只发给小帅哥的vip限定镯,原来那个掐丝珐琅横三菱也妙的,一看就是亲爹只发给小帅哥的传家宝。


做精致奥特曼,用品味作战。



想看


就很想看怜在治疗舱里和奈奈叭叭扯闲天,比起准哥时期陪聊成功率高了几倍的奈,有问就答,像江流儿问孙悟空花果山在哪里哇十万八千里我得走一辈子,怜也问地球之外有什么啦,感叹宇宙真大啊,睡着前还会和奈奈说晚安。


只有怜的台词被具体表现出来,奈奈这边可能并不存在人类范畴的“语言”概念,而是直接进行意识层面上的交流,所以只看台词的部分像是怜的自言自语,最后怜就说你也说句晚安嘛要不然我好不安心的喔,奈奈就让他的精神安定下来直接睡着了,就当这个是晚安。


如果适能者的部分意识对奈奈的形态变化有影响,蓝奈的弓箭就是怜想要酷炫战斗造型的具现吧。蓝奈好喜欢秀体操技能在城市里翻来翻去哦,大概是怜平时没有这样的身体条件,就趁机玩起来了。

我流七先生二次创作形象口味偏好



总之是同人脑中,以想看这样的七为核心的扯淡,有或没有cp倾向都通用,身为攻方或受方前提也都通用,在严肃且现实的纯原作向探讨,而非为角色的二次创作营造发散途径的剧情解读时,或许不通用。


曾经(在与雷欧相遇时遭遇重创)身负PTSD并且多少留下后续症状,在面对雷欧或者儿子时实际上担任更加不知所措或小心翼翼的那一方,惊惧常伴他身,却几乎从不明显浮出,甚至并不浮于他的自我认知。


他的常识和来源于战斗本能的行动力可以通常迅速而有效地指引他,但具体到某些更加非经验的,更需细腻且以解决问题为目的而和在他心中有特殊位置的人进行以心交心时,他的表现则因上述影响而倾向于回避。


这种回避也和惊惧之于他的意识保持一致——常常并不直接显形而被用其他物理层面上的行动进行输出。前期PTSD较严重时是对雷欧用严厉甚至粗暴代替大部分应有的交流,后期多少恢复却留有影响,表现为多次对儿子的热情保持沉默,却抢白向儿子陈述立场。


比如杀手比特星里救场后急着对久别的儿子表达无论如何我们会一直在你身边一直挺你,情绪中的某些部分因被本小作文接下来继续胡扯中的关键激活而变得急切且坦诚,回避度下降,台词量却依然受制于其实不确定具体该如何面对而少到简洁。


想看他在以为失去了某些人之后又惊觉失而复得,一瞬间无法再控制住任何情绪,无法再为任何按部就班的行动力留有余地,而把最坦诚的一面直接当面掀出来了。


当赴死的人是他自己,他首要发挥牺牲者,保护者以及教育者作用时,一切依然在他的经验以及觉悟作用范围内运作,他得以不慌张甚至不激昂,但当他以为承担牺牲者任务并回不来的人不是他,他是被留下,独自承受再也无法弥补的遗憾的那一方,之后却又被重新赋予弥补的可能性时,愿他可以结结实实,真真切切,不以除动情之人以外的任何身份,把那样珍视着的心情传达给他所珍视的人。


舞台剧,他准备牺牲自己救赛罗,撑到最后之前他对赛罗说,只剩你一个也要活下去。


超银河,他和赛罗互相经历了一次离别与担忧,最后正式相认时,在犹豫的赛罗面前,他率先展开了拥抱。



繁星之子(2)

漫画ULTRAMN捏造衍生,cp可以算作70/07,不过整篇下来二位的物理接触大概不太能体现出强烈的cp倾向, 打tag难度急转直上,姑且先这样打一下,不合适再撤。


上一章繁星之子(1)



早田进次郎浑身一颤。


撞了楼梯栏杆的手背开始发麻,痛觉延迟到进次郎抬手指着玻璃发抖的时候,他开始借由疼痛,放任自己把自己扔给心里一团从几个月前开始挤压的东西,挨个痛恨和面前这个培养舱有关,可见和不可见的一切,从诸星团到他本人,他看起来像是要哭,又拼了命让自己的愤怒显得不那么无理取闹:


“是我做的还不够吗?你们就这么想要……这么热衷于这种事?!到底有什么必要制造出这种……”


进次郎用来为面部表情管理做的努力在诸星团的眼镜片上代表什么,进次郎并不清楚,他只看到那男人用打量任何可被贴定价标签的东西的目光扫描他,只一遍,之后他转过身去,对着舱壁上反射出的自己说话:


“你可以这么理解没错,我说过吧,我们需要的不是你,而是那副铠甲,事到如今,身为战斗人员还发出这种感叹的你,作战素质也是差劲到可以了。”


他像是订正什么似的补了一句:


“他的情绪感知系统是完全仿造人类的,你大可对他使用任何人类专有的代名词或者第三人称,至于其他的,你们之间的昵称还是外号,等时机成熟后你再问他的意思吧。”


“然后呢,要我多关照你儿子?”


进次郎走向楼梯,要是有个套着西装的沙袋在旁边,他真想狠狠打一拳。


“这对父亲而言再寻常不过,有什么你不能理解的吗?”


“等你把时机成熟这样的说法和那副铠甲一起从他身上剥下去再来自称父亲,还有对我指指点点吧。”


有时候进次郎不得不承认,对于和诸星团进行无意义争辩的热情在他身上消退得越来越快,他在临走前听到诸星团让他把灯关上,于是他用摁开关的手向空想中套着西装的沙袋打了那一拳。


房间里恢复到和几分钟前一样,只剩诸星团一个人,他抬起手,放在玻璃上铠甲头部的位置。


人类的父亲往往也像这样隔着肌肤抚摸子宫中的孩子,只是那更柔软,也更加温暖。为人父者的手掌贴在那样的地方,通常也就不由自主地在那源源不断从羊水中冒出的气泡的隔空亲吻下柔化。它们让这些自称强者榜样的人开始担惊受怕,唯恐任何坚硬与冰冷惊扰到其中沉睡着的喜悦,直到牵住那之中伸出的,灯管大的小胳膊,又要有新的恐惧与担忧来代替之前的。


这些惊惧时时更新,到当初那对相牵的手之中有一方再度长眠时终结,有的是最后由儿子隔着换成棺材盖的子宫再抚摸一遍父亲,有的则是父亲要做两次在外面抚摸的人。


除了手感以外,人类的孩子在发出啼哭前所处住所的味道,以及在那之后由灯管大的小胳膊带来人间的味道,那口喜悦与惊惧的锅中的一角,对于部分保持人类外形的外星人而言,同样只存在于概念之中,或者更单薄,他们甚至缺少集合成相应概念的想象,而想象是期待的一种。


诸星团吸了吸鼻腔,保持良好运作的那里面只有萦绕不尽的铁锈味,他松开手,模拟人类体温的体表所留下的掌印缓缓降温并消退,仿佛融进了玻璃那一端的诸星真之中。


那铠甲的面罩在充斥早田进次郎周身的警报声中打开来,里面先是漆黑一片,要费好大劲才能分辨出一双紧闭着的眼,进次郎在原地盯得久了,感到寒意遍生,但他既不能走开,也无法回避,直到那片漆黑中射出两道光,那眼睛睁开了,不是人类应有的眼神,像初生的兽类或别的什么东西,带着恐惧和好奇混合成的尖锐刺向他,也让他恐惧,他猛一转脖子,脚下向后踩,喉咙里止不住地抽搐。


进次郎被放学铃声惊醒,他收拾好东西,挎起装了通讯器的书包,一边聊最近流行的偶像新曲一边准备去他的铠甲更衣室所在的地方。


校门口停着的一辆摩托很快成为新的闲聊中心,路过进次郎身旁的男生谈论那摩托的漆面,女生谈论摩托上的人,进次郎向那个焦点望了一眼,他眼中是被初冬的寒气隐约包围着的一辆颜色鲜明,足够在高中生口中被镀一层圣光的摩托,以及一个向他跑来的人影。


会用这样训练有素的速度突然冲向进次郎的,大多只有敌人,他正启动警觉,收紧肩膀,却被那家伙在肩头一拍,接着一副像话题中的摩托车一样散发光芒的男孩五官正对着他前后摇晃。


“进次郎!终于见到你啦!”


这男生速度太快了,他比进次郎高一些,握着进次郎的双肩,好像是第一次这么和人接触,激动得声音也跟着一远一近,他身上冒出的热流像冬天的一张毯子,来回夹击进次郎,但进次郎却不觉得烦躁,直到这个上来就直呼人家名字的男生嘴里和手上都安静了一些,进次郎才停下来看清他的全貌。


浅色的头发,穿一身骑摩托用的皮夹克,即使对外形做过的最大努力只有想象和玲奈约会时一个劲儿翻时尚杂志的进次郎,也不得不承认这一位迅速占领大家目光顶峰的合理性,只是单独对于进次郎做出回应的他身上散发出的熟悉感……


难以消散,如同那铁锈味。


“啊,忘了自我介绍!”


这个看上去反应力有点奇妙的男生向早田进伸出手,摘下崭新的骑行用手套,不等进次郎的手碰到他,他的体温就裹住了进次郎露在寒风中的整个右手,按经验看很容易被归纳为危机的一幕,进次郎却被他炽热的友好融化了指关节,当他察觉到自己也回握了对方的手时,男生清了清嗓子,开始颇为响亮地报名:


“我是真,诸星真,诸星团的儿子。”


“诶、诶——?????”


“老爸说过来找你的话就能一起去游览城市,还能打篮球,每个我都想试试,拜托啦拜托啦,进次郎!”


诸星真靠近大张着嘴的进次郎,进次郎所见的世界一下子被这张一脉相承自父亲,明锐和璀璨却在父亲之上的面孔充满,也就再不剩丝毫空间留给不安的野兽。





tbc


选择了冬天,也就是超银河上映的时候做为背景。




最怕任何無駄親子前提乔鲁诺对DIO说带我走


这就是要我命。


贝捷同理。


要命。


即死。


没商量。

神奇平安时代paro现场作文展示



希梦,一方性转



“又要去了吧?”


雪地上的男子开口,雪夜在他脸上印照出一层玉石般的清朗,只是在眼角积着些忧郁。


“您是说……”


巫女回过头笑道。


“又要去做那无人会感谢,也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的事吧?”


正要出发前去驱魔的巫女安静地听他讲完,芍药茎似的脖子垂向胸口,与冬夜将尽时的云纺成的绸缎别无二般的锦色发丝随之吹拂领口,为那段枝丫披一层薄雪,整个夜空中的亮光摇曳着,安睡在那上面。


“您这么说……”


笑容躲进神冠和发髻下,取而代之的是不安的声音,这声音也让男子的心仿佛伏在落雪地中似的震颤起来,然而更多的苦楚却源自于某些,某些从巫女和男子见第一面起,便被彼此所知晓的事。


巫女并不是为了答谢与危险而不安。


并不是为了这些而拿起刀。


驱除魔物也好,独自踏上去往远方的旅途也好,所有这些,从来不曾阻挡巫女的微笑。


正相反,这时候,那不安的栖身之所,正筑在问出这话的男子靛色的衣袖上。


“是呀。”


她答道。


随后便抬起头,不知在为什么难过,而又不知在为什么幸福的神色,绽放在冬夜之中的男子面前。


“那便去吧。”


男子也回应以同样的神情,在那之中,流淌着能够让夜空从今晚月落开始,直到春天来临为止,再也结不出冰雪的暖流,男子目送即将离去的夜晚与巫女,缓缓讲道:


“只是……


只是之前被你用这话教训过一回。”


他一边低声说着,一边靠近巫女,为了即使不惊动落雪,也能够把这句温柔的话传达到巫女被雪花与鬓发覆盖,即将由朝阳穿透的耳尖下。


“一定有不希望梦比优斯死去的人在,一定有无论如何也不希望梦比优斯死去的人在。”


听了这话,巫女将手握在胸前,紧攥住胸腔中突然钻出的鸣响,可希卡利的嗓音与那节奏,唯独在这时候,比巫女本人与它要亲密的多,它轻而易举地挣脱了巫女的身体,盘在女巫胸前的菱形小镜上,只等希卡利说下一句话,便从梦比优斯的心间飞去希卡利的心间。


“如果在你遇到危险时,这思念就像当初你对我说过的那一番话一样,成为护身符,让我得以早上撞见你在神社清扫庭院,晚上又偶遇从山中摘了花归来的你。”


“这可真是件好东西,我就收下啦,之后不回来还愿可不行呢。”


梦比优斯向她身边的希卡利伸展手心,又再度握回去,手里有了这件礼物,心中也就不再冒出响动,更何况那心口的鸣响已经去往它从希卡利说第一个字起就预备去的地方了,它正和另一个胸腔中的响动一同依偎在寒夜中,共饮雪下埋藏着的温暖。


“那当然。”


赤子般的纯粹在希卡利眼中闪烁,这比起忧郁和仇恨,更适合安身在他眼中,有了这样亮光的双眼甚至孩子气地眨了眨,它们说道:


“没有比这更好的东西了。”


end


有几句台词不止有一个字面意思,到最后基本都是双关/N关语了。